日韩午夜的免费理论片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samp id="rithu"></samp>
>集佳律師事務所>專業領域>著作權案件>開源協議能不能動你的奶酪?--涉及開源協議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侵權認定

開源協議能不能動你的奶酪?--涉及開源協議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侵權認定

發布時間:2018-04-27

  近日, 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代理原告數字天堂(北京)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在訴被告柚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柚子(北京)移動技術有限公司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案件中獲得勝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一審認定二被告侵權成立,應承擔法律責任,包括:在被告官方網站及微信公眾號顯著位置向原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支付損害賠償與合理支出一百六十五萬四千八百元。

  本案不同于一般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侵權案件之處在于涉及開源軟件協議(《GNU通用公告許可協議》,GPL V3)抗辯。隨著開源協議在計算機軟件開發過程中的重要影響不斷凸顯,法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的舉證責任分配、事實認定及法律分析思路一方面對于類似案件的審判實務具有較高參考價值,同時對于國內開發者如何合法使用開源資源、如何合理維護自研軟件的權利也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案情簡介:

  原告訴稱,二被告通過其官方網站發布名為APICloud的軟件抄襲了原告享有著作權的HBuilder開發工具軟件中的三個插件(代碼輸入法功能插件、真機運行功能插件、邊改邊看功能插件)的源代碼。二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對HBuilder軟件享有的復制權、修改權及信息網絡傳播權。

  二被告辯稱,原告的HBuilder軟件是GPL協議下的開源軟件分支,被告有權在GPL協議授權下使用其代碼并構建衍生軟件產品,無需經過原告許可,二被告行為未侵犯原告著作權。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

  一、原告的三個插件屬于獨立的計算機軟件作品,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

  代碼輸入法功能插件、真機運行功能插件、邊改邊看功能插件這三個插件,雖包含于涉案HBuilder軟件,但其均可以獨立運行,且原告針對上述三個插件分別進行了著作權登記,故其屬于獨立的計算機軟件作品,原告享有著作權,有權禁止他人以著作權法第十條所規定的方式使用該軟件作品。

  二、二被告行為構成對原告軟件的復制、修改,并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經過對被訴侵權軟件和原告軟件源代碼的同一性鑒定,法院認定:1、原告軟件中只有一小部分源代碼與第三方或開源軟件相同;2、被訴侵權軟件復制了原告軟件中的絕大部分文件,只對其中小部分進行了修改,上述行為落入原告復制權及修改權的保護范圍。并且二被告在其網站提供被訴侵權網站供用戶下載,該行為則落入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范圍。

  三、原告軟件不屬于GPL協議中開源的衍生產品或修訂版本,被告抗辯理由不成立

  第一,原告的三個插件均處于獨立的文件夾中,該文件夾中并無GPL開源協議文件。第二,在HBuilder軟件的根目錄下也不存在GPL開源協議文件。因此該三個插件不受到GPL協議限制,不屬于該協議中所指應被開源的衍生產品或修訂版本,二被告認為原告軟件為開源軟件的相關抗辯理由不能成立。

  律師評述:

  本案原告向用戶提供的HBuilder并不是一個.exe安裝文件,而是一個聚合了多個用戶開發常用軟件的.zip軟件包。該軟件包中涉及的文件及其框架結構如下圖所示。其中:

  Eclipse 是一個基于Java的可擴展開發平臺。其本身只是一個框架和一組服務,用于通過插件組件構建開發環境。每個針對Eclipse平臺開發的插件,都是運行于該平臺的獨立軟件。

  原告為Eclipse開發了多個功能插件,其中最為核心的是:代碼輸入法、真機運行、邊改邊看三個獨立插件。

  Aptana同樣是第三方Appcelerator公司為Eclipse開發的一些插件的集合,其中個別插件受開源協議GPL V3限制。

  被告主張Aptana個別插件中所帶的GPL V3協議具有嚴格的“傳染性”,原告在將自研三插件納入HBuilder整包發布時即受其傳染而必須開源。這一邏輯到底是否能夠成立呢?

  回歸到GPL開源協議本身,其作為自由軟件運動的濫觴,所強調的是開發者之間自愿地通過授權協議形式來共享研發成果,確保已開源的代碼不被閉源使用,而非攫奪他人研發成果的工具。其協議條款的設置完全尊重開發者著作權,也適應時代發展對可能存有爭議的情形進行了明確闡釋,以確保該協議的平等性、合理性和有效性。從GPL協議看,其對后續開發者發布程序的開源限制主要是針對基于原程序開發的衍生程序(a work based on the Program)或者修改(modifications)。結合第5條最后部分(如下)對“聚合體”形式軟件的說明,原告認為開源協議的本質是開發者之間就原程序的后續修改和發布(即原程序衍生出的下游軟件)進行的約定,其并沒有對上游軟件或者無衍生關系的第三方軟件進行開源限制,也沒有對后兩者進行限制的事實和法理基礎。

  A compilation of a covered work with other separate and independent works, which are not by their nature extensions of the covered work, and which are not combined with it such as to form a larger program, in or on a volume of a storage or distribution medium, is called an “aggregate” if the compilation and its resulting copyright are not used to limit the access or legal rights of the compilation's users beyond what the individual works permit. Inclusion of a covered work in an aggregate does not cause this License to apply to the other parts of the aggregate.

  受保護程序與其他獨立程序的在同一個存儲或分發介質中聚合時,可以被稱為“聚合體”,只要這些獨立程序從性質上不是受保護程序的衍生,聚合的形式也不是生成一個更大的程序,且該聚合體形式下的整體著作權并不限制聚合體用戶對單獨程序許可的訪問及合法權利。聚合體中納入受保護程序并不會使得本許可適用于聚合體中的其他程序。

  本案中HBuilder軟件包中包括C代碼、jre、 Eclipse平臺框架、 Aptana插件、原告自研插件及其他第三方插件(可以從Eclipse軟件市場方便地獲?。?。按照被告“全面傳染”的邏輯,只要與GPL協議下的開源軟件聚合在同一個軟件包中,則不僅是原告三插件,連Eclipse平臺框架、第三方插件都需要開源——那么只要將已知商業軟件與任何GPL開源代碼打包發布,世上就無不可開源的軟件了。

  事實上,與傳統一個軟件對應一份授權不同的是,當前市場環境下更多軟件——尤其是使用了開源代碼的軟件——大都是以軟件聚合體的形式發布,即軟件包中不是單獨、完整的一個程序,而是類似原告軟件包這樣的、涉及很多個獨立軟件的“聚合體”,“聚合體”中的所有獨立軟件各自有單獨的授權。保障這些獨立軟件的“不被強行傳染”,不僅是對當事人自主意思表示的尊重,也是開源軟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消除開發者關于被強制開源的顧慮,被廣泛采用、推廣、普惠公眾的一個基礎。

  本案的司法認定及判賠數額,對于包括原告在內的創新開發者而言,在反編譯和抄襲亂象層出的當下也無疑是一顆重要的定心丸:其只要在開發過程中事先充分了解和研究不同的開源協議條款、選擇符合開發預期的開源協議并誠實遵守,完全可以對有效維護自身權益保持信心,在自主研發的道路上奮馬揚鞭!

瀏覽次數:返回
日韩午夜的免费理论片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samp id="rithu"></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