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午夜的免费理论片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samp id="rithu"></samp>
>集佳律師事務所>專業領域>商標案件>金蝶維權獲勝:成都中院判決成都財智構成商標侵權和權利濫用

金蝶維權獲勝:成都中院判決成都財智構成商標侵權和權利濫用

發布時間:2021-08-11

  近日,集佳律所代理金蝶公司訴成都財智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在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獲一審勝訴。成都中院判決認定,財智公司在銷售財務軟件時使用“金蝶”和“Kingdee”標識構成商標侵權;其惡意搶注“金蝶妙想”商標并濫用商標行政程序以及惡意投訴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和賠償損失共計130萬元。

 

  一、基本案情

  金蝶公司成立于1993年,經營范圍主要包括財務軟件的開發、銷售及配套的財務憑證紙的銷售等。金蝶公司在財務軟件和財務憑證紙領域深耕多年,對“金蝶”品牌進行了大量的推廣和宣傳,是該行業的龍頭企業。

  金蝶公司擁有第1505793號“”商標、第26760297號“”商標、第4362974號“”商標、第28658925號“”商標及第18790329號“”商標(以下分別稱“涉案商標1-5”)。其中,涉案商標1于2001年1月14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9類的“計算機軟件、已錄制的計算機程序”等商品上;涉案商標2于2018年10月14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9類“可下載的計算機應用軟件、計算機程序”等商品上;涉案商標3于2008年1月14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16類“紙、印刷出版物”等商品上;涉案商標4于2018年12月21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16類“紙、分類賬本、表格”等商品上;涉案商標5于2017年2月7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16類“紙、印刷紙、分類賬本”等商品上。

  2008年4月7日,黃洋與金蝶公司簽訂《金蝶員工入職聲明》,其后作為該公司西部區總監負責采購物流、成都直銷工作。2012年7月2日,財智公司成立,經營范圍包括銷售辦公用品、文具用品,計算機軟硬件的研發、銷售及技術服務等。2013年7月5日,黃洋從金蝶公司離職后加入財智公司。2013年1月1日,據財智公司申請,經金蝶公司授權,財智公司成為成都地區金蝶配套產品的金牌合作伙伴,一直持續到2014年12月。2015年3月,金蝶公司開始使用“金蝶妙想”商標,至2015年6月,金蝶妙想商標在財務軟件及財務憑證紙商品領域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2015年8月12日,黃洋成為財智公司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100%,同時擔任法定代表人,在本案立案受理后更換,在本案開庭時作為財智公司員工參加訴訟。

  2015年初,財智公司在授權終止后,繼續在財務軟件及憑證紙商品領域開展經營活動,仍在銷售金蝶軟件及其配套的憑證紙。在銷售的財務憑證紙商品上以及宣傳推廣中標注“適用于金蝶”,同時突出使用“金蝶”“Kingdee”標識。此后,財智公司更是先后于2015年11月和2017年11月在第16、9、35類商品上分別申請第18233177號、第18233130號和第27329567號“金蝶妙想”商標。其中第18233177號“”商標于2016年12月14日在第16類“紙”等商品上被核準注冊,另兩枚商標在異議程序中被國知局認定違反《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不予注冊。2017年12月8日,財智公司利用其惡意搶注的“金蝶妙想”商標,對金蝶公司的“金蝶妙想”商標提起無效宣告程序,并在“京東”平臺對金蝶公司經營的店鋪進行惡意投訴,稱其店鋪內多處使用“金蝶妙想”侵害其第18233177號商標。金蝶公司于2017年12月22日提交了《商標申訴書》向京東平臺進行答辯。此后,被財智公司作為權利基礎的第18233177號商標經金蝶公司申請,于2018年2月6日被國知局宣告無效。

  金蝶公司認為財智公司的前述行為侵害了其合法權益,于2020年7月起訴財智公司侵害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案件由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并于2021年7月20日審結。

 

  二、代理概況

  集佳律師與金蝶公司共同對財智公司的官方網站、財智商城、京東“財智表單旗艦店”、“財智表單”微信公眾號、QQ空間等侵權行為以及惡意的事實進行了深入全面的挖掘和固定。同時還搜集和梳理了權利商標的知名度證據、原被告雙方的授權代理和解除的證據、相關公眾發生混淆的證據等。在對“商標的合理使用”和“商標權利濫用規制”進行專題調研后,開始正式代理本案訴訟。

 

  三、法院判決

  經審理,成都中院于2021年7月20日作出本案判決,判令財智公司:

  1.立即停止使用侵犯上述5枚涉案注冊商標的標識;

  2.立即停止銷售侵犯第1505793號和第26760297號注冊商標的財務軟件;

  3.賠償經濟損失130萬元,并支付合理開支37026元;

  4.在“深圳晚報”“成都商報”的顯著位置連續7天刊登聲明以及在京東“財智表單旗艦店”的顯著位置連續30天刊登聲明(聲明內容需經本院審核),以消除影響。

 

  四、典型意義

  本案的典型意義主要表現在“通過反法二條來規制商標權利濫用行為”以及“商標合理使用的裁判規則”兩個方面。

  本案是繼浙江余杭法院在2018年3月作出的“拜耳”案、上海閔行法院在2020年9月作出的“碧然德”案以來,通過反法二條誠實信用條款來規制商標權利濫用的經典判例,具有開創性和前瞻性。本案進一步明確了“權利濫用”的認定和裁判規則,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此類案件審理的司法進程。本案中,財智公司在第16類“紙”等商品上惡意搶注“金蝶妙想”商標,并利用不當取得的商標針對原告的“金蝶妙想”商標提出無效宣告、在京東平臺上針對金蝶公司的線上店鋪進行投訴,意圖獲取非法利益,干擾金蝶公司的商標注冊、使用以及市場經營活動,其商標權的行使具有明顯惡意,超越了正當限度,構成權利濫用,違反反法二條誠實信用原則的規定。對權利濫用的界定,該案判決從誠實信用原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民法典》、《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層層遞進,援引最高院公報案例“歌力思”案論證權利濫用的表現形式、構成要件和民事責任。

  此外,本案還清晰地界定了“商標合理使用”的邊界。第一,財智公司銷售的財務憑證紙,使用“適用金蝶軟件”“適用軟件:金蝶……”等字樣,以及在網絡宣傳推廣中使用“適用金蝶軟件”等宣傳用語,更多指向的是財智公司的憑證紙商品可以適用于或應用于金蝶KIS等軟件商品,指示的是商品的功能作用,屬于對商品功能或用途的描述,不屬于商標性使用;第二,財智公司在互聯網上宣傳推廣軟件、財務憑證紙時,突出使用“金蝶”和“Kingdee”標識,構成商標性使用,分別侵犯金蝶第9類軟件、第16類紙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瀏覽次數:返回
日韩午夜的免费理论片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form id="rithu"></form></button></ins>
<ins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ins>
<sup id="rithu"><button id="rithu"></button></sup>
<samp id="rithu"></samp>